<mark id="htrzl"></mark>

<b id="htrzl"></b>

      <menuitem id="htrzl"><span id="htrzl"><dfn id="htrzl"></dfn></span></menuitem>

      <b id="htrzl"></b>

        <var id="htrzl"></var>

          >>> 政府訴求平臺
          x
          吉林市人民政府| 2013-02-28 15:02| 信息來源:吉林市人民政府
          打印 |
          字號: v|
          0
          打牲烏拉捕貢江界全圖

            吉林省檔案館藏有一副《打牲烏拉捕貢江界全圖》,該圖現已列入中國檔案文化遺產名錄。該圖是手工繪制的,由打牲烏拉旗務承辦處繪制,目的是明確打牲烏拉捕貢魚的江界,用圖文形式標明。全圖的右上方有文字說明:

            “打牲烏拉旗務承辦處案查捕魚江界,于乾隆二十六年,緣松江以下伯都訥屬界。旗民站丁均系蒙古地方設網捕魚,致起訟端,當經吉林將軍興祿等具奏奉。旨出,派貝子胡圖凌阿馳驛來吉,會同校閱大員查勘清楚,將伯都訥地方巴彥鄂佛羅邊門外,自飲牛坑起至松江上掌牛山河止,統行劃歸打牲烏拉總管衙門捕打貢魚、晾網之區。松江以下至拉林河口止,此岸伯都彼岸蒙古,立定界限,永遠封禁,倘有越界偷捕魚尾,定必拘獲……將巴彥河兩岸五里通、張家一捉毛、老牛圈、花園通等六處,撥歸烏拉,永作捕貢、晾網之地,勒諸碑石以垂永久。乃于宣統元年八月內,據總辦松江郵船事宜,王崇文稟請凡松江漁戶船渡酌量收捐,擬歸江防經費,冀署以貢魚為重,諸多窒礙等情呈奉大帥批示……又于宣統元年五月內,突有民人孟顯成將老營通等處,指作蒙界報領,三署派員會勘劃分,東歸蒙古,西歸各署,唯如意通一段,基址甚小,不堪分劈,歸蒙公經理,由江心館蒙公應得一半地內撥給烏拉六坰七畝,以補如意通之缺,立明封堆,以后江塌沙壓純任自然,繪其圖說分呈立案……”

            其文字說明及全圖透露如下信息:

            一、該圖繪于宣統三年(1911年),正處于辛亥革命如火如荼時期,第二年就建立了“中華民國”,而處在東北的打牲烏拉總管衙門還在行使著權力,做著永久采捕貢魚的長遠計劃。

            二、該文說明了從清乾隆二十六年歷年捕魚江界的爭端和多次調整,其中歷次勘查均為地方將軍奏請,由皇帝下旨派大員,會同地方官員,沿江實測,如乾隆二十六年,派貝子胡圖凌阿來吉查勘,基本上確定了采捕貢魚和曬網的江界。

            三、江界劃分得非常細致,左右岸的里數,某村,某地,俱細致標明。

            四、在江界關鍵的地方埋設有界碑。

            五、捕魚江界內嚴禁當地人進入,違者沒收船網,并予以處治。

            六、打牲烏拉總管衙門為清順治初年所設,地點在今吉林市的烏拉街鎮,負責采捕貢品,如采捕人參、鹿茸、松塔、東珠、鰉魚、各色雜魚等。該圖明確標明屬于打牲烏拉總管衙門的采捕區域,不僅限于吉林烏拉的附近范圍,其范圍內除捕魚江域外,還有采貢山場22處,采貢珠河口64處。

            七、該圖為手工繪制,比例尺、圖例、方向標均有,說明當時打牲烏拉旗務承辦處人才濟濟。

          3pfun视频论坛